森夏鱼人

真理真明|玛丽苏

#刀剑乱舞乙女向同人



#以同人文记录自己从入坑的故事



#对文中的玛丽苏就是我



#所以我的目标是刀剑男士全love!



#OOC狗血不喜勿喷谢谢啦


#如果有幸看到我的文章各位欧皇能留下点欧气不求求你们


#对鹤球感觉特能苏,虐点很多的孩子,希望没有写的特对不起他





政府选择审神者的流程非常神秘莫测,而你被稀里糊涂的选上审神者的时候,因为优厚的待遇,你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当签完工作合同的时候,政府官员正在跟你谈一些具体的工作规定。
简历的话也投了不少,如果再没什么薪水多的工作的话,一定会被母上拉回老家结婚的……
你中途开着小差想着。


一个人作为主人可以和一群帅哥们住在同一屋檐下,想想也是非常美好的事,你不禁对此非常期待。
——然而总是事与愿违的,什么主人之说,在高大上的职称也不过就是一个,名字高大上的保姆。


政府会时不时来访问,参加审神者交流大会,本丸的清洁和伙食都由你一个人来做主力,布置部队的出阵和远征计划,虽然有一些刀剑男士会来帮助你,但还是非常的辛苦。
“终于知道为什么薪水会这么高了……”你扶着额头走在走廊,昨晚又熬到深夜了,“如果是玩游戏什么的爆肝我倒是能,可是计算本丸经济问题什么的真是太累啦……”你走过拐角,便看到一袭闪耀的银色——鹤丸国永正穿着内番服装,一只手支撑着头,整个身体侧躺在走廊上,大概是百般无聊的看着本丸之中鲜少有波动的池水,听着有些让人聒噪的知了声。
你看着这位刚来本丸不久的皇家御物,心中默默的叹气,本来是叫这位去马当番的,却没想到躲到这里偷懒——忘了说,审神者的工作还有包括小小的教训那些不听话的孩子,虽然已经不能称之为孩子了……
“喂,今天不是轮到你去马当番了吗?”你走到鹤丸面前蹲下,叉着腰挡住他的视线,逆着光时青年金色的瞳孔暗了许多,但明显是略带落寞的表情,你大脑飞速的转动明白了这位青年成为付丧神的刀生才刚刚开始经常会回想到以前的事情所以现在需要的心理治疗!
对,跟每个刀闲聊打屁也是审神者必须做的事,不妨想想四十几把刀,照顾好每一个刀的情绪,不让他们摆黄脸,也是非常累人的。
“啊!时不时偷点懒也可以啦!因为实在是太热了最近,对吧?”鹤丸还没开口说话呢,你就抢先一步开始“安慰”了。青年挑了挑秀气的眉毛,“哈哈,我还以为主人会怎么说呢,真是让我有些出乎意料呢?”
出乎意料、吓人什么的好像是这位的口头禅……你想道。
你坐到青年旁边,青年也没过多的表示,依旧将视线投向远处,这位国宝本来刚来的时候也是非常爱搭话的,今天却异常安静,你在脑海中努力搜寻了下有关鹤丸的知识,只记得生平流离失所,你非常恼火,完全不知道这位该怎么安慰啊……简直是一刀一个难题。
你试着和短刀们相处的方式,将手附在青年银色的发上,轻轻地拍了拍,然后做出一个奇怪又有点滑稽的动作,“所以……烦恼飞走——喂你干嘛笑啦?!”
本来就躺在地上的青年现在简直处于笑趴在地上了,“哈哈哈哈哈你在干什么,当我是小孩子吗?”
“什么啊!我只是想让你开心起来啊!”好吧,你的目的看起来达到的非常成功,“别这样取笑我啊!”
“哈哈哈哈抱歉,因为主人刚刚的主动真是吓到我了。”
一点也不,我看你就是在取笑我好吗,你气呼呼的腹诽着。
鹤丸好不容易停止了哈哈大笑,“我并没有不开心,只是照顾马儿好无聊啊,我并不想这么无聊,所以就偷跑啦。”
“才不是呢,我现在已经能很好地从眼神和动作中中感受别人的想法了!”说起来你还有点骄傲,以前不会看眼色的自己现在要照顾这么多性格各异的人也是学到了不少的社交知识啊。


然而你没有料到的是,这位忽然抓住的你的手腕,他和你二人的脸放大到近在咫尺,他的眼神开始让你捉摸不透了,你想让两人的距离能保持像先前那样便用另一只手向前用力推,没想到被他也用另一只手抓住顺势将两只手绕到你的背后,将手腕并起来——别看鹤丸看起来白皙的不成样子,一只手抓住你的两只手腕任你怎么用力都挣脱不开却是完全不成问题的,哦,你忘了他的本体可是流芳百世的名刀啊。
“那么主人知道我现在的动作和眼神是有什么想法吗?哈哈,主人你确实很懂嘛,都自己跑到我的怀里了。”你越用力挣脱,感觉却是鹤丸借着你的力气将你揽入怀中。
“快放开我!”你有点害羞了,脑海里碰触了上司强迫女员工,不对是无良下属强迫女老板……更不对!现在你的视线是能看到这位服装中若隐若现的锁骨,虽说很羞耻,但是你很诚实的觉得这真的很诱人啊!
“咦,主人难道感觉不出来吗?”鹤丸笑的双眼弯弯,明明是形容狐狸的词汇在本丸中其他两位都用不到反而用到鹤丸身上却恰到好处,“你留了好多汗啊……”鹤丸勾起你的下巴让你从这位脖颈的视觉又与金色瞳色的漂亮眸子重新对上。
“那是因为……你忽然靠过来我真的……很紧张啊!”你结结巴巴的解释说。
“唔……”
鹤丸勾起嘴角,俯身伸出舌头舔了你将要从额角滑落的汗珠,顺着它也蜻蜓点水一般的啄了下你的耳垂。


警!铃!大!作!
你的心中好像刚刚发生了特大级爆炸,因为你并没有被任何一个男的这样对待过。
“主人的反应真的好有趣呀,吓到了吗?”鹤丸笑嘻嘻的说,“明明我只是碰了一下呀。”
被调戏了!完全的被耍了!你迅速理清思路,脸也从先前的像个西红柿一样快变成了大咖喱。
“——所以我不就说放开我了吗!!”你深吸一口气,因为还保持着与这位青年对视的姿势,你微微向后仰,然后用力对准他的额头,以牺牲自己的额头来结束这场闹剧。
咚的一声,你手上的束缚解开了,你捂着额头,看着青年吃痛的捂着额头,终于逮住了机会,开始使劲的嘲笑他。
“傻了吧,姐会头击。”然后特别光荣的掀开自己的刘海说,“我的脑袋可硬了!”
其实也是第一次这么做,幸好付丧神的灵体和人类是一样的体质,要不然绝对是她傻了。
“啊——真是吓到我了,不过……”这位皇家御物依旧捂着额头,拉过本来已经到达安全距离的你,你跌跌撞撞的坐下之后,便一头倒在了你的大腿上,“我受伤了需要手入啊——”然后掀开刘海让你他前额的红肿。
你看着故意拖长音的鹤丸有些抓狂,“是你先对我……总之那也不能这么躺着吧?!你先起来!”你这回倒是完全不害羞了,很想直接站起来让他滚草坪,但是完全起不来啊!
“哈哈哈哈主人我跟你说我这么看能直接看到你的下巴哦。”他倒是没听进去,撇开话题。
“那不是自然吗!快起来!”你用手开始向上推他的头。
“不,我的意思是,胸好小啊主人你。”
“我送你去刀解啊!!”你换成双手掐着青年的脖子了。


好吧,到最后你也拗不过青年,现在的画面已经变成了他枕在你的大腿上看本丸里的花花草草,而你也不含糊的一手指着走廊的木质地板,另一只胳膊肘拄在他的银发间拖着腮。
“头还疼吗?”你摸了摸他的额头。
“不疼了。”
“恩……不需要手入了?”你犹豫着说,有些担心。
“完全不需要。”话语间还带着轻快。
“你刚刚又耍我啊!”你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真是的……”接下来你又和鹤丸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我跟你说哦,这个本丸,以后会成为你永远的家!我保证!真的!我会把这里弄得好好的!我要成为年薪最高的审神者!”你野心冲冲的握紧拳头,做出了保证,当然你伟大志向鹤丸只截取了一部分。
“家吗?哈哈,虽然有点出乎所料,不过,如君之所愿。”


“比起这个,在下真是找了你好久呀鹤丸殿下,哈哈哈。”你吓得一个机灵,从来没感受过天下五剑之一的三日月宗近整天挂在嘴边的笑有那么大的杀气,你回头看着一身蓝色内番服的青年,后者有一瞬间用冷漠的眼神看着银发青年,下一秒便恢复了平常的满脸笑容,“今天不是一起马当番的吗?”
“啊您老人家忽然出现真是吓到我了,打扰到我和主人完美的二人世界啦。”鹤丸起身,顺带伸了个懒腰。
“并不是二人世界好吗。”你面无表情的摆了摆手,“我都差点被你弄得忘了你在偷懒啊!故意的吧!”
“鹤丸殿下可真爱说笑呢,哈哈哈。”
“哦呀,我感觉到三日月殿下的杀气了。”


“哈哈哈,所以在下要把他带去和亲爱的马儿们聚会了。”三日月向你挥了挥手,你也回以相同的动作。
“恩,我也要去补眠了呢。”三日月可真是可靠啊……说带走就带走了,你这么想,自己完全没有这样的气场啊,还被愚弄了来着。
你正也准备本跟着跟着三日月走的鹤丸忽然转身对你很正经的说道:“主人以后还是不要穿和服了,没有布料的大腿会更舒服呀。”
“快滚。”你扯了扯嘴唇。


马当番。
“因为鹤丸殿下来此不过几日,依在下所见,鹤丸殿下还是不要轻易与主人有太多亲密的肢体接触哦。”三日月动作很轻的梳着小云雀的鬓毛,比起鹤丸,这位男士应该说是超脱漂亮的范围,而是用美丽来形容了。
“嘛,三日月殿下别担心,我可要在这里呆好长时间。”鹤丸回以一笑,“您不笑的样子可真可怕呀。”
“哈哈哈,那么,我也认真起来吧?”
“那么,希望你也能收到惊吓吧。”
所以说,审神者的道路——任重而道远?

评论

热度(13)